作者简介:伯恩德·波尔斯特(Bernd Polster):德国著名作家专

2018-08-02 12:49来源:未知

  伯恩德·波尔斯特(Bernd Polster):德国著名作家,专注设计领域,对欧洲工业设计体系、设计理论和历史演变了解至深。拥有深厚的哲学背景,以辩证思维和资深媒体人的中立视角,以及专业的叙事能力,使工业设计脱离枯燥狭隘的理论讲解,融入真实的人类世界。著作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出版。曾出版的著作有《德国现代生活设计》《包豪斯设计》《北欧设计图典》《德国设计图典》等著作。

  我第一次接触到的博朗产品是一台电唱机。那是在 1969 年,我和同学举办了一场家庭聚会,那位同学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师。我当时用那台电唱机循环播放着《站起来》(Stand Up),这首歌是杰思罗·塔尔乐队(Jethro Tull)最新唱片中的一首歌,我一遍一遍地反复听,完全停不下来。而在同一年,我们的艺术老师在幻灯片上做了一次主题为“卓越设计”的演讲,毫无疑问,他是个博朗迷。他的洞察力在我这里生根发芽,正是在这样一群“自由思想者”的引领下,我更加崇尚简约。不仅如此,就连没能为我们解释清楚“电子原理”的高中物理老师,也用着博朗的电子设备。而我直到大学,才有能力购买第一件属于自己的博朗产品——一个型号为 370 BVC 的闪存。

  尽管我不是博朗的铁杆粉丝,博朗产品却一直悄然地伴随着我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伴我一起成长。最近,我在看一场演出时才猛然发现,博朗已经深深地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演出一开始,黑暗的舞台上响起“哔哔”作响的闹钟声,毫无疑问,这是非常经典的博朗闹钟的声音,一种每个人都可以识别的声音标识。在游走世界的旅途中,博朗的闹钟一直陪伴着我。从一开始我就十分欣赏博朗的声控技术,因为它代表了在叫醒人类这件事上向人性化迈出的重要一步。当我的儿子在 4 岁就发现这个功能时,我突然意识到它还有如此有趣的一面。是的,我现在已经在用第三个博朗剃须刀了,它就在浴室里“随时待命”。

  我与博朗公司的第一次私人接触是在 2002 年,那时我已经出版了几本关于设计的著作,同时在做一个关于功能主义的广播节目:《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其间,我向世界上最了解博朗产品历史的专家乔·克拉特(Jo Klatt)学习了大量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在研究过程中,我拜访了博朗公司设计部,并结识了他们当时的设计总监彼得·施耐德(Peter Schneider)。萌生出版这本书的想法后,我们一起花了两年时间,愉快地从头至尾梳理出博朗的设计历程。

  和想象不同的是,这个如此闻名的设计部并没有把他们的设计思路作为核心机密保护起来。现代产品设计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在这样一个创造性的过程中,结果取决于它的参与者——设计师的独特个性、实力和他们为团队带来的特殊资质。同样重要的还有在设计过程中与其他部门的交流,如与研发、生产和市场等部门的交流。博朗公司在最初就已经意识到,这种跨部门交流帮助设计师积累下的经验,或许才是他们成功的真正秘诀。

  令我颇感惊讶的是,设计师们在进行采访时的喜悦和热情。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未被如此认真地提问过:他们所做的到底是什么?博朗设计的意义在这里第一次被呈现在特写镜头下,并进行着深刻的剖析。同时,本书也揭示了博朗的一种尝试:在“设计”这样一个始终着眼于明天和未来的行业里,既要勇于颠覆传统,又要与过去保持些许平衡和联系。

  改良后的收音机。合理的尺寸控制,被合理地安排在一个同样合理的造型里。自从乌尔姆设计学院(Ulm Academy of Design)执掌博朗收音机的设计主导权以后,理性精神获胜。源于乌尔姆设计原则,新的留声机设备开创了现代产品设计的先河。

  转换器。博朗一次又一次地成功构建了包豪斯的假设,却极少将其产品化。不过,在电影胶片相机领域,博朗创建的产品风格引发了整个行业的追随。其配色方案非常具有开创性:黑色和银色的搭配显得十分完美、高贵且优雅。

  当技术构件已经无法获取更多空间,但更多的功能需要被集成到日益紧凑的小型家电产品中的时候,设计师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博朗第一款电波闹钟,无疑用引人注目的形式,成为一个实现小型化产品的成功案例。

  设计:迪特里希·卢布斯、迪特·拉姆斯、路德维希·利特曼(LuwgLittmann)  1977 年

  首要的问题是,我们的真实需求是什么。答案是,关注核心要素,去掉多余的鲜少使用的功能,以及让按键凸起。自此,博朗改变了我们对袖珍计算器的传统认知。

  20 世纪 60 年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董事会成立了一个专门部门负责开发新产品。智囊团的第一个点子是一款电磁点火的台式打火机,采用可以立在狭窄边缘的平块状造型:外壳表面点缀着精细勾勒出的网状纹理。

  在博朗所有的产品线中,电动剃须刀最能体现出博朗设计哲学的传承。自始至终它都沿着优化握持的方式和体验发展,同时增加了各种附加功能,例如刀头可以灵活地适配每一种曲面,手柄的起伏和凹凸也直在被持续改进着。

  旋转刷毛的有效性体现在新式的圆形刷头设计中。与其他产品相比,这款口腔护理产品的创新点并没有那明显:在人体工程学设计上进行了一些优化,增加了手柄的握持感,并将刷头的结构做了部分倒角处理,从而不会伤害到牙龈。

  这台手持搅拌机的底部像极了裙褶或是花朵。这得益于现代图形技术的发展,强大的三维建模软件使设计师们可以更自如地创建复杂模型。这种流线型设计既好看又实用:裙褶式的底端可以使搅拌机在立置的时候不容易被碰倒,在搅拌时也可以有效防止液体飞溅。

  设计:汉斯·古杰洛特/迪特·拉姆斯/赫伯特·林丁格尔 此处展示为:SK5

  如果今天想对博朗最赫赫有名的产品进行调查,那么这款早期设备定会成为重点候选品。根据弗里茨·艾希勒的说法,SK4就是博朗设计的“虚拟化身”。在 20 世纪 50 年代,无线电留声机组是收音机制造领域的顶级产品,通常以笨重的“音乐箱”收音机的形式呈现。然而, SK4 却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设计,它有意识地拒绝“音乐家具”的形式,所以采用了非常普通的材质:金属外壳和透明有机玻璃罩。这项发明出自天才设计师迪特·拉姆斯,其设计令人眼前一亮,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台奇妙的设备颠覆了人们一贯的审美标准,也因此获得了“白雪公主之棺”( Snow White’s coffin)这样的绰号。

  ”胶片滑入 Super 8 就像信件插进邮筒一样。“从此免去耗时费力地往机器里面插胶片的环节,这对电影迷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而且这并不是唯一的创新。 1965 年,几乎在推出新款 Super 8 的同时,博朗在美国和欧洲各国先后发布了世界上第一台胶片摄影机。 Nizo S 8 不仅为 Nizo系列相机在未来 20 年内奠定了基调,而且也被视为现代电影胶片摄影机的缩影。它的成功秘诀就是将高水平的工程设计与理性的工艺阐释结合在一起,废除了充满匠气的、螺钉外露的美学。这种成功模式如今已经被验证过无数次。通过严谨地实践这种设计原则,罗伯特·奥伯黑姆设法达到了耐看性与功能传达性的完美统一。这也是 Nizo 成为全世界最畅销的胶片摄影机的原因。

  Micron vario 3 就像是着灰色条纹外套的绅士,是制造技术历史上的里程碑。它标志着剃须刀向管式制造的转变,并引发了工厂在生产制造技术层面的革命。与此同时,这也是赋予剃须刀底部稳定外壳的核心技术要求。这款剃须刀拥有超长的一体式外壳,在随后的几年中,它创下了所有剃须刀的最高日产量纪录。此外,它的合计销量超过 2000 万台,是博朗有史以来产量最高的剃须刀。直到今天,这款剃须刀界的“大众高尔夫”依然是博朗产品线中的一员。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