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洋:玩音乐的人狂!

2018-07-22 11:23来源:未知

  前些日子,发现隔壁寝室多了两把吉他。吉他好象是用铁皮做的,被油漆漆得油亮亮的,一把兰色混着黑色,一把棕色混着桔色,乡里乡气,土里土气的。它们的主人是刚迷上音乐却已成为为之痴迷的狂热者。每晚必弹,每弹必晚。不到凌晨一两点钟是不会停止下来的。

  一日,我晚上十一点钟撞进了她们寝室。那两位音乐爱好者正弹在兴致上,她们翘着二郎腿,那架势极为投入。如果我是聋子,一定会为她们而感动。可是上帝给了我灵敏的耳朵和美好的心灵,当然,我还是显出大度的表示,我决不妨碍她们,可以继续进行他们的音乐。于是,我的耳朵只能继续听着那些不规则的音符,五分钟之后,耳朵招架不住,夺门而出。

  一周之内,她们的兴致并不减退,仍旧很执着的样子。于是我便发现了她们音乐的两大特色:其一,总是重复一个十五秒钟长短的调子;其二,第N遍弹出的效果同第一遍的效果是一样的。在她们的音乐面前,妇女宁可听孩子乱心的哭声;孩子宁可听雷公可怖的怒声;雷公只能选择下岗。百花凋零,枯木成灰,江河倒流,日月无光。

  而今,又遇到一伙玩音乐的人,自称为另类,不是原创的歌曲拒绝去弹唱。他们一共四人,三把电子吉他,一组鼓具。他们崇尚摇滚,常常玩得自我陶醉。

  今天,他们出来为电视学院院庆作宣传,在露天演出一些他们自己的音乐,围观者甚多。到最后一个环节,一名成员拿起麦克风,很恭敬地向大家说:“下面由我们即兴的为大家演唱,因为是即兴的演唱,所以如果效果不好,请大家见谅,因为是即兴的。”于是,我既而崇拜起他们来了--他们可以即兴作词,作曲,并把两者结合起来!

  还是刚才那个拿麦克风的成员,示意他的三个伙伴,开始即兴弹奏,他也紧跟着唱了起来.....

  这首即兴的歌,全长五分钟。前三分钟真是经典啊!只用了一个字作为歌词。只见他先是和着鼓奏如狂热地上下跳跃;再是屡次弯下腰去,好象是肚子正在剧烈疼痛;再是似乎遇上什么不幸,痛苦欲绝地朝天倾诉。后面两分钟歌词终于变成了两个字,而动作只在重复一个:他面向鼓手,原地跑步状,手指不停地指点着鼓手;而鼓手击鼓则是愈击愈快,最后不知怎么这首即兴的歌曲便结束了。

  但我是极有兴致地看完表演,我一个劲地想笑。坐在我右边的女生很默然,似乎很能理解他们,不过我怀疑她是装出来的。而我左边一对情侣相互对望了一眼,很默契地说:“疯了!”

作者:admin